Posted on

“嗯,现在外面雨小了,我们去将尸体重新掩埋,也让他们都入土为安吧。”莫少芝说完,几人都来到了屋子后面。

一通忙碌,挖坑,掩埋。不多时的功夫,该做的都做好了。

“终于好了。”小狸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白轻盈将铁锨插在地上,一只手搭在铁锨柄顶上,另一只手插在腰间,喘息道:“这该立个什么碑牌吧。”

莫少芝想了想:“是啊,该立个碑。”于是回屋,很快,拿着写好的木牌,插在墓前。

“风调雨顺,人心安和。”

小狸猫读着那碑牌上的字。

白轻盈叹道:“想来,以后这里的风雨会渐渐柔和了吧。”

众人脸上也略微升起不同程度的期待感……

他们又重新将唐氏的坟修整了一番。

莫少芝双手拍了拍:“好了,辛苦大家了,先歇息一下,等会我们再修缮一下茅屋,就可以离开这里了。”

这时候风雨已经完全停止了,头顶上渐渐射来了温暖的日光。

清纯美女露香肩美拍图片好静谧

小狸猫道:“风雨已停。莫哥哥,你说老天是不是看到了我们的所作所为,不再为冤屈之人哭泣了。”

莫少芝微微一笑:“嗯,或许吧,不然为何偏偏在这时候停了。”

衣美扬起头,手遮在额头上:“许久不见太阳光了。我去将屋里里的被褥都拿出来晒一晒。”

“我帮你。”秀萝随着她一起进了屋子,整理被褥。

莫少芝和白轻盈坐在旁边歇了一会,便也起身上了屋顶,小狸猫在下面帮忙,开始修缮茅屋的工程。

……

……

庙街镇。

高蓝进了夜阳的房间,却找不见皎月容的影子:“奇怪,人呢?”

高蓝正要出门找寻,却跟猛然进来的皎月容撞了个满怀。

“啊——”

高蓝惊叫了一声,扶着额头质问:“你,你跑哪里去了,放夜阳一个人在这里!万一——”

“不会的,没有万一,我是不会让他出事的。”皎月容面色肃穆,推开高蓝后,径直走到夜阳的床边,安静而深情的看着他。

高蓝立在门口,扭头诧异看着他……

突然,高蓝深深嗅了几下,狐疑道:“怎么有股烧焦的味道?”

皎月容一怔,随即意识到,应该是之前在马府沾上了身上的味道。

随即不急不慌道:“我刚刚去后厨走了一圈,估计是身上沾上了味道。”

高蓝疑问:“后厨?你饿了?”

皎月容懒得理会她,起身将她推出去,双手准备关上门:“时候不早了,你快点回屋休息吧。”

“艾,艾,你别推我啊,你可别又一个人出去了……”高蓝的身体和声音被无情的关在了门外。

高蓝回到房间里,躺在床上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皎月容坐在了房间里,倒了一杯茶,悠悠喝了一口,一副势要端坐到天明的架势。

夜阳微微一拧眉头,他就忙不迭靠过去,帮他轻柔抚平眉心。

就这样一直细心守着,一夜终于过去。

……

清晨,天一亮,高蓝一骨碌早早爬起来帮夜阳熬药,

忙的满头大汗,终于熬好了,小心端上来。

夜阳听到声音,起身活动了下身体,开门,见她手里端着药,道了句:“我来吧。”就从高蓝手里接过了碗。

高蓝瞥见他衣衫未褪,神色疲惫,探问:“你一夜未睡?”

“哦,”皎月容缓缓搅动着汤药,不时吹凉气,温柔道,“怕夜阳醒来无人。我得在身边守着他。”

高蓝一听,有些意外,随即不忍道:“辛苦你了。早知道你该叫醒我,我来守一半夜。”

皎月容却不以为然,冷冷道:“你来帮我扶他起来点。”

高蓝走过来,将夜阳扶起来,身后垫了一只枕头。

此时的夜阳缓缓睁开眼睛。

高蓝一瞧,惊喜道:“艾,夜阳你醒了。”

夜阳眼皮略显无力,看了看他们低声道:“我无妨,你们不必如此紧张。”

皎月容微愠道:“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还无妨!既然醒了,就先将药喝了吧。”

说完,舀了一勺喂给夜阳。

夜阳咽下去一口,皱了眉头,似乎故意调节氛围,调皮道:“太苦了。”

“你不是出家人嘛,出家人不是吃苦修行嘛。”皎月容调侃道。

夜阳用撒娇的口气辩解道:“我现在就是个病人。”

高蓝一听,有些宠溺道:“好好好,病人,若是觉得苦,我下楼去给你买糖吃,先苦后甜好不好。”

夜阳嘴角一扬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随即又多喝了几口。

皎月容微微一笑:“还真是乖。”

高蓝见状道:“我去买糖,顺便给你们带些早餐。”

高蓝说完便下楼去,走到客栈外面的小吃店,就听周围的人议论纷纷。

“哎呀,真是惨啊,大火烧了一夜,人都成灰了。”

“是啊,这马大善人,估计是之前作恶报应啊。”

……

“马大善人?”高蓝一听,连忙探头过去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村民道:“马地主家里啊,昨晚半夜起了一场大火,整个马府都成灰了,一个活物都没有!”

“啊,”高蓝一惊,随即想到昨夜皎月容出去,带着一身焦灼味道,心中便有了猜测。

她拿了东西,快速跑回客栈。

高蓝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,兴冲冲进门。

皎月容连忙给她比了个“嘘”禁声的手势。

高蓝看了一眼已经睡下的夜阳,随手将买来的早餐放在桌子上,然后面色冷峻,拉着皎月容来到了外面。

皎月容不耐烦甩开她的拉扯,质问道:“干嘛?”

高蓝绷着脸:“我问你,马家的大火是不是你放的?”

“不是!”皎月容一甩手,转过身去。

高蓝走到他的正面,阴沉着脸质问:“那你昨晚那么晚去了哪里?我问过后厨,昨晚后厨都锁门的,你不可能进去,你去了马府对不对?”

皎月容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:“你这样质问我干嘛?这态度本公子不喜欢!”

高蓝的表情越发凝重:“我答应过马青云不杀他姐姐,你为何要如此赶尽杀绝?”